马来西亚赌王林梧桐:深信“一切皆有可能”

知适 2021-01-09 10:28:05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作者 ✎ 毕亚军


一个飘零异国,孤身奋斗的苦命青年人,能走出什么样的人生?马来西亚杰出华人企业家林梧桐的答案是:一切皆有可能。

13年前,我出版《华商韬略》首部文献,告诉林先生自己决心写出当世100位最具成就与影响力华人企业家的故事,他愉快地支持了这个有些疯狂的梦想。如今,林先生已故去11年,但他的故事和精神,每每想起,依然深深震撼我心。


1

走出自卑


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称林梧桐,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毅力。而在很多人印象中,他还是一个乐观、开朗,善于人际交往的受欢迎者。

善于人际交往不是林梧桐与生俱来的性格特质。在23岁,第二次前往马来西亚之前,他一直“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后头”,内向又有些怯懦。

改变就发生在第二次赴马来西亚的路途中。




跟母亲惜别的林梧桐在内心起誓,一定要有一番作为。思前想后,他觉得要有作为,得先好好修理自己,而首先要修理的就是不善与人交往的性格。

把心一横,他决定马上采取行动。

“不久就看到两个人上了船。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我鼓起勇气趋前主动跟他们搭讪。自我介绍后,大家就寒暄起来,不一会儿,我们就谈笑风生了。”后来又遇上五位商人,是前面那两位官员的朋友,林梧桐也毫不害羞地上前打招呼。”他回忆,一番攀谈后,对方还邀请他共进晚餐,而他也是“一番推辞后,便顺水推舟地接受了,吃得不亦乐乎。”

林梧桐说,他很惊讶,一个友善的微笑,一点努力,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力量,轻易就把能把陌生人拉在一起。“如果当时不动脑筋去想,不主动去结交他们,我就不会认识他们,也吃不成那丰富的晚餐了。”他感概到。

主动走进世人后,世界开始离林梧桐更近。

回到吉隆坡后,林梧桐不但积极向自己投靠的叔叔、婶婶问好,还主动和他们热情交谈,让大家惊讶不已。不久,做建筑工程的四叔就给他升了职。再过不久,他自己承包了一个小工程。


2

干出自信


1953年,靠倒卖军用机械发了小财的林梧桐,得到一个转型与做大的机会:一个买他设备的铁矿公司,大股东资金周转不灵,建议他投资成为股东。

林梧桐找人进行了勘察,结果是:这个铁矿蕴涵有丰富的资源。他实力有限,于是向雪兰莪五金商会全体理事提出招股建议,邀请大家一起投。

他把自己的估算告诉理事们,只需投资30万吉林特,就可以每年赚得400万吉林特。


“在场的人士很明显地都对我的一番话表示怀疑,投资30万吉林特就可以每年赚400万吉林特?如广东人说,哪有那么大的田鸡满街跳!”他回忆。

其他人不干,林梧桐自己干。结果,这个矿头两年每年盈利300万吉林特,随后高达四、五百万。不到10年,就让他赚到5000多万吉林特。

他后来常常想起,当年的那种孤独。


下楼离开五金商会时,他清楚地听见,楼上有人说他是傻子,然后是一阵附和与嘲笑。


林梧桐推动大型发展计划——云顶乐园时,也曾盛情分享投资良机,邀请一班好友投资入股。但同样地,他被大家婉拒,不少人还劝他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有人嘲笑他是痴心妄想。




嘲笑中,林梧桐将疯狂梦想变成了璀璨现实。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庆幸当初他们拒绝了我的邀请。不错,我得孤军奋战。可是没有其他人干预,我就可以当机立断,掌握先机了。如果当初有其他股东介入,人多,意见也多,决策难免会有诸多的拖延,进而难以成功。”他在后来回忆说。

没有那些人,也让他获得了更超级的回报。


3

创造奇迹


在实践中干出自信的林梧桐,在马来西亚创造了一系列的工程与商业奇迹。这包括:1957年中标,历时7年完成的亚依淡水坝工程。1968年中标,差点让他倾家荡产的马来西亚第二大水利工程——吉兰丹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


这些,都没有云顶乐园来得有想像力与刺激。




1964年的一个夜晚,在工地奋战的林梧桐和几个朋友喝了一顿酒后,独自散步到室外纳凉。


酒精与凉风的缠绵中,他遐想翩翩,异想天开出一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项目:马来西亚终年皆夏,人人都喜欢登高避暑,吉隆坡作为政经文教重镇,却没有一个就近的旅游避暑胜地,要是能在附近物色到一个适当的高原来建设渡假别墅,肯定占尽地利人和的优势,会大受欢迎。

返抵吉隆坡后,林梧桐迫不及待地把构思付诸行动,并最终选了一个叫云顶森芭(Genting Sempah)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叫乌鲁加里山的高山,海拔高达1800多公尺,距吉隆坡仅五十八公里。“它的地点适中,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高原。”

此后,历经几十年的持续奋斗,云顶森芭变成了今日的云顶乐园:一座被称为云端上的世界级休闲度假胜地与娱乐城,也是马来西亚唯一的合法赌场。




这些工程的建成,让林梧桐成为马来西亚奇迹的创造者。而他在其间所展现的企业家精神,尤其是闪烁其中的钢铁一般的意志、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始终相信事在人为的改变与创造精神,也写下华人商界一页页教父级的经典诗篇。

林梧桐以艰苦卓绝的努力、百折不挠的游说,以及巧妙运用云顶所跨的彭亨、雪州两地的竞争关系,把原本只批给云顶的99年期限的地契变成了永久地契,并且让两地政府都基本按照他的主张行事。

兴建工程的过程中,仅仅为打通通往云顶的道路,林梧桐就先后六次或因大树突然倒下,或因泥土突然坍塌,或因汽车悬崖而与死神擦肩而过,而且一身兼多职,“不但需要处理及解决一切可能突发的问题,还需要包办不少粗重的工作与杂务,所有的决定,包括财政开销,都只由我一个人作主。”

到整个工程建设下来,他已成为一个超级城镇规划与建设专家。因为云顶从修路,到水、电,乃至消防队伍,都是他一手从无到有地建成。

而当他找到何鸿燊洽谈合作经营赌场时,何先生也从“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很快变成吃惊地对他说:“你是全世界取得类似执照最快速的人。”


▲何鸿燊


云顶开业以后,林梧桐更以“一个国家的法律应与时并进,迎合时代需求。如果有个强有力的理由,我可以说服政府修改有关条例”的自信,直接挑战国家税务条例不科学的“权威”,并最终完成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去政府提出意见和申请时,林梧桐的税务经理都还在坚持劝他不要浪费时间。“我只对他微笑着说:‘别担心,尽管跟着来做我的传译吧。’”不久,他就梦想成真:云顶被宣布按照新兴工业的地位,给予五年免税的优惠。

而他后来也成功兑现当初对政府的承诺:将原本应该缴纳的税收全部用于云顶的扩建,给马来西亚的长远未来贡献一个更大规模的税收金鸡母。

“很明显的,这一改变,让云顶得到更大的发展,也大大有利于国家的经济。”林梧桐对华商韬略介绍说,“我始终有一个信念,事在人为,人都是可以改变的。”

云顶之前,林梧桐克服的困难已令常人难以想象。

修建吉兰丹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时,因为政府征地手续一拖再拖,天气巨变和种族暴乱等原因,林梧桐一度四面楚歌:开工第一年就陷入资金不灵的困境,而且只完成区区5%的作业;政府公共工程局及顾问也对他失去信心,不断给他发出警告信,要他对工程延误负责,并威胁终止合约。


“在1969年8月19日那天,我竟然同时收到29封挂号信。内容全都一样,要起诉我,让我破产。”林梧桐向华商韬略回忆。

林梧桐在最困难中爆发最大力量。他要求工程方、施工方联合召开会议,协商解决问题,并当着众多政府官员表态:“发那些挂号信给我根本无济于事,我全都丢到废纸箩里去了。如果要终止合约,干脆就发律师信告我,我在收到律师信的第二天就去环游世界,回来之后再向当局索取赔偿。”

钢铁意志为他争取到6个月的时间,然后,他用更强的意志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最终,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不但如期竣工,林梧桐也转大亏为大盈,并且为政府节省超过1000万吉林特的成本。

先前要与他终止合约的外籍工程师,则竖着拇指夸奖他的表现足以让国家为荣。


4

成就传奇


马来西亚云顶成功后,林梧桐家族还在新加坡发展了圣淘沙名胜世界、在菲律宾发展了马尼拉云顶世界等多项大型休闲娱乐项目,将云顶打造成全球休闲,娱乐和旅游及酒店服务业的领导企业。




此外,林梧桐还在种植业、房地产、工业等众多行业成就卓越,并以又一次超级自信,打破一个亚洲人、华人不能经营邮轮业务的神话。

1993年8月,林梧桐以1.625亿美金买下两艘新邮轮,成立了丽星邮轮有限公司。许多人因为亚洲没有邮轮业经营经验,质疑他进入豪华邮轮业是否是明智之举,甚至有人说他的经营不会超过8个月。




林梧桐则以“28年前决定开发云顶高原时,很多人也一样说我疯了,注定要失败!”为底气,坚信“西方人能做到的,我们亚洲人同样可以做到。”

之后,丽星在林梧桐长子林国泰的经营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鼎盛期拥有20艘邮轮,26000个舱位,是亚太区唯一,也是全球第三大的邮轮公司。



▲林国泰


1996年2月,林梧桐乘坐自己的豪华邮轮回到中国,也是他第二次离开家乡后第一次回到故里。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59年后,会乘坐自己家族邮轮公司的豪华邮轮衣锦还乡。当崭新的40800吨的双鱼星号超级邮轮在香港—厦门首航中,堂堂地驶入大陆港口时,凭栏伫立的我真是百感交集!”他向华商韬略回忆。




百感交集的59年前,林梧桐第一次离开家乡前往马来西亚。当时,他19岁;当年,日本全面侵华。

再往前5年,他的哥哥去世;往前3年,他的父亲去世,身为家中最大男丁的他被迫辍学,用借到的两元钱作本,做起了父亲生前留下的卖菜种的小生意,艰难中与母亲承担起养活一家7口的重任,并用两年时间还清了父亲生前72元的欠债。

当他逃难般挤上前往马来西亚的轮船,万般担忧的母亲,除了再三叮嘱“人在异乡,凡事都要容忍”,再无任何能帮到他的可以给到一片迷茫中的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国际邮轮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