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歌诗达邮轮46天环游南太平洋:天堂去过,我更留恋人间

脸书国 2020-09-23 09:00:01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刘小顺


撰文|Amy玲

图片|刘小顺

【脸书国】原创内容,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


有人说,你只有“离开”现在的生活,才会知道该怎样继续现在的生活。

比如你我,比如刘小顺。

小顺曾是江苏电视台影视频道的编导,一个和大多数平凡人一样的上班族,某一天,他放下一切,带着仅有的一点积蓄,一部拍立得,开始了他说走就走的旅行。

从此,他有了不一样的人生。

作为一个不循规蹈矩的80后,我认识小顺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位职业旅行作家,此前,他的《放下一切去旅行》《旅行什么的好奇怪》旅游书籍已是畅销书,特别是前者,激励了很多想去旅行而仅是想想说说的人。

虽然敢闯敢走,去过世界上很多安静不安静的地方,甚至曾去新西兰辛苦打工旅游半年,但他给人的感觉依然是踏实内敛,为人诚恳。

看了他的一些游记,我还没有来得及采访他,他又要说走就走,开始他为期46天的歌诗达邮轮环南太平洋游,这听起来很梦幻,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长篇科幻小说《80天环游地球》。

那些散布在南太平洋上珍珠般的神秘小岛,就是小顺此行的陆上短暂目的地。

“我从冬到夏,再从夏到冬,从北半球到南半球,再从南半球到北半球。我看过夏花,也见过冬雨,看过富裕,也见过贫穷。在依次到达了那么多感觉遥不可及大洋深处与世隔绝的神秘小岛国后,我都怀疑起这整个世界会不会都是虚拟的,否则那些记忆中的景象为什么回想起来会那么的不真实?而且,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什么是旅行?什么是生活?仿佛都被一艘在茫茫汪洋中孤独前行了46天的邮轮打破界限,变得难以分辨。”这是小顺在历经邮轮上天堂般的一个半月生活后,回归故土路上的感慨。

环游世界一直都是小顺的人生理想, 46天的邮轮旅行有很多日常难得一去的偏远之处,像巴布亚新几内亚神秘的食人族部落所在的阿洛陶、所罗门群岛的霍尼亚拉等,它们让人看到了世界尽头的另一面,有幸福,也有心酸。

巴布亚新几内亚阿洛陶原始部落,路遇目光纯净友善的孩子,看着让人心疼。

小顺的邮轮旅行是受到了歌诗达邮轮官方邀请,全程免费,从201611302017114日。为什么会被邀请?“因为我红。”他笑称。他的确是红的,虽然他很喜欢自黑和让大家黑他。

我认识一些旅游达人,相对来说,小顺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一个,去过很多地方,游记生动认真,发稿很快,而他也在用豁达经营着他的人脉和粉丝。

在瓦努阿图维拉港的菜市场,体验当地人的真实生活。

如果说小顺的游记有打动我的地方,不是他眼中的那些数不胜数的人间至景,而是他在每一个富裕或是贫穷的国家,都能潜入市井,努力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洞察那里真实的人情世故、芸芸众生。

无论是在这次行程的陆上目的地帕皮提、波拉波拉、塞班、努美阿、阿洛陶、拉包尔、福冈、釜山,还是在他以往的游历中,他更多的镜头对准的是那里的普通人,和他们最地道的日常生存状态。

正如小顺所说:“如果我喜欢一个地方,不是因为那里的风景,而是因为那里的人。”

旅行不是为了在别人活腻了的地方去寻找新鲜,而是在一个新的环境里,作为旁观者,与世界和自己的内心对话,重塑一个更鲜活的自己。

瓦努阿图维拉港市场,一位买花的少女,她的笑容和花儿一样灿烂纯净。

小顺说,对于一个成熟的旅行者而言,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好坏之分,你总可以尝试着找出自己想要的一点东西,也许是对内心的,也许是对这个世界的。但是你一定要出发,即使在会路上遇到我们不曾想到的荆棘,对人生的丰富来说,也是芬芳。

“旅行能让你看见许多世界的真相,珍惜你所拥有的,帮助你可以帮助的,希望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能生活得好。”

南太平洋上的那些星星点点的小岛,小顺说很多他不会再去,那些宛如童话中的风景,纯净的微笑,热情的色彩,却会点缀他的一生。那里虽是天堂,却不是他的人生,他更留恋他的人间。

我在天堂里,看到了凡人的真实生活

——跟着小顺去旅行

邮轮的奢华

这次旅行对小顺来说,是和日常现实生活的一次游离,就像船上会举行的化妆舞会,如今回想起来,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是生命中烙上的一个印记,永难磨灭。

小顺在邮轮上经历了圣诞和跨年狂欢。在重大节日,穿越赤道、时间变更线等重要时刻,船上都会有盛大派对,这样的旅途才不会闷。

经常出来与游客同乐的邮轮官员。


免费点餐随便吃的2楼纯正意大利餐厅提香餐厅,有着浓厚的艺术氛围,其实船上很多地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角落,都有很浓的艺术范儿。


邮轮上有各种洋酒可供小酌,遇到谈得来的人,一起来喝一杯,是不是个好主意。


一般每到一个国家,邮轮上的剧场都会有当地民俗表演。这是船上卡鲁索剧场正在进行的波利尼西亚民俗表演。


船上乘客的“一日船员”活动,小顺选的角色是做一天的酒吧服务生。


邮轮就像一个小社会,上面什么都有,包括教堂。这是通往小教堂通道上的圆形镜子,看起来有点苏州园林的味道呢。

9层顶楼的游泳池,在海上漂那么久,万一有跳海的冲动,是不是可以来这里。


岛国的淳朴


塞班岛如梦如幻的美景天堂与原始质朴的单纯人间。

塞班岛上有大量二战遗迹,这里是传说中的自杀崖,据说当年日军为了避免被俘,就是集体从这里跳下去殉国的。

塞班岛有很多洞穴,留有二战时日军活动的遗迹,山本五十六当时就在这里活动。

塞班二战遗迹参观洞口外,摆小摊出售工艺品的孩子,看到镜头很配合地摆pose。

大溪地街头随处可见的鲜花和音乐,这里有美景和珍稀海洋动物,深海黑珍珠,艺术博物馆,可什么也比不上人们终其一生热爱生活和艺术的心,让人怎能不爱它。

大溪地的干净小街。

停泊在大溪地波拉波拉码头的歌诗达邮轮,天堂看起来大抵就是这样吧。


在所罗门群岛霍尼亚拉,小顺和和当地人成为哥们儿,那位戴墨镜的小伙让小顺把拍下的照片也发给他,可一番了解,小顺才知道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因为小伙没有任何可以接收电子照片的设备。

深入所罗门群岛霍尼亚拉市井色彩斑斓的市场,了解当地人的衣食住行状况。小顺说,这个贫穷的国家物价却奇高,一瓶矿泉水10元人民币,一个西瓜30-50元人民币,一顿快餐店套餐80-100人民币,街边开店的,几乎都是中国人。


霍尼亚拉码头的民俗表演。这里是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交通不便,基础设施不全,庞大豪华的邮轮停泊在港口,在城里的任何角落都能看见,这立即成为所有人的焦点话题。

巴布亚新几内亚阿洛陶食人族部落,闻听客人要来盛装出来迎接的当地孩子。

这是在前往阿洛陶食人族部落的路上。当地人生活状态非常原始,女性都不穿上衣。据说当地人比较懒,基本没有耕作活动,能摘到什么吃什么没,红薯、香蕉是他们的主食。这样看来,当初有吃人肉的习惯,是不是也算必然。

走过一段一段这样艰辛的路,才可以到达密林深处的食人族部落。这个弹着尤克里里的少女,一定很向往外边的世界吧。


翻山越岭几小时,终于到了食人族存放吃剩的人类头骨的地方——骷髅洞。导游说,这批头骨是上世纪40年代存放在这里的,吃的都是外面进来的“敌人”,现在村子里活着的老人有的就曾吃过人肉,后裔们“几乎”已经没有这个习惯了。小顺说那一瞬间,传说仿佛活了一般,恍如隔世。

停泊在此行最原始落后的阿洛陶港口的歌诗达邮轮,从这个城市的任何角度,都能看到这个犹如天外来客的豪华所在。这种断层般的对比,是让当地人看到了希望,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幸福?

瓦努阿图维拉港的涂鸦墙。在南太平洋岛国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色彩斑斓的街头涂鸦,用色热烈画面和谐悦目。



努美阿街头海天一色的艺术涂鸦墙,从破旧悠远的小街由远及近缓缓而来,恍若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人物脸谱

刘小顺:旅行作家,代表作《放下一切去旅行》《旅行什么的好奇怪》。


文化>艺术>生活美学
好玩的人+有趣的事
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脸书国】

㊚㊛♥♥关注点赞转发是最好的欣赏,谢谢有你同路。

Copyright © 国际邮轮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