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游记:登上“皇家加勒比”邮轮——看世界(四)

羽舒走天涯 2020-09-15 15:14:12

羽舒写在前面的话:

2017年6月9日的晚上八点我在千聊网上作为读读书的讲师嘉宾和上万名网友分享了耄眼童心看世界的旅程以及我八年前边疆问路的经历。虽然因为时差,我得在洛杉矶时间早晨四点半起床五点钟坐在我的车里(为不打扰老妈和儿子睡觉),但这样的交流实属难得。出发一个月来这也正好是一次提炼和梳理:和老妈儿子一起旅行,让我们有了相同的体验与经历,旅行无形中成为三代人的一座情感的桥梁。耄眼和童心有时在看世界时是那么相似,都有着一种天真与纯净。有时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事物在他们眼中却如此新奇,这让我也更加懂得了珍惜简单的小幸福。

登上“皇家加勒比”邮轮——看世界(四)

张凯

2017年5月7日中午,按约定11点退房。临行前用房东提供的电饭煲熬了大米粥,我清楚邮轮上什么吃的都有但不一定有大米粥。房东特意带上了他五岁的大儿子上楼来送行,嘱咐孩子向孙孙学习中文。男孩沉静而懂事,不说话,用一双黑眼睛表达一切。小男孩带来两把玩具手枪孙孙拿出他的“小飞侠”,两个男孩很默契的交换玩具,然后各玩各的。随后,三岁的小女儿也上楼来了。这是个典型的印度小美人,长睫毛高鼻梁大眼睛,兄妹俩都很文静。




我们在楼下草坪等“优步”车时见到房东的叔叔,白胡须白头巾,他告诉我们他们是印度錫克族。草坪上还有个四岁男孩,这样说来他们三兄妹几乎一年一个。四个孩子一起玩得不亦乐乎。车来了,我们试图说服孙孙给三个小伙伴一人送个玩具留着纪念。孙孙沉默。上车前突然将粉红色的“飞侠小艾”放地上,声明是送给小妹妹的。五岁和四岁的男孩齐声问:我们的呢?孙孙不回答,转身就走。女儿安慰他们,等我们回来时给他们买样礼品。上车后我们问孙孙为什么不送给哥哥和弟弟,孙孙的回答让我们大跌眼镜:因为我爱她呀!

不知是否因为这一茬分散了注意力,将一个装有女儿编辑资料硬盘的双肩包落卧室里了。查房时房东倒是看到了,以为和大箱子一起存放他家的,没提醒我们。等到了码头我们才发现少了个包,那个急呀,里面还有手机充电线,傻眼了。离开船只剩两个小时,我们来时就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得及吗?给房东通话证实背包在之后,老家就在加勒比海一个小岛的黑人司机自告奋勇去帮我们取,到这份上只好试试了,如果赶不上请他再将包送回房东家车费和来时一样。后来居然赶上了。司机说他的车无法开进码头,是背着双肩包跑过来的。女儿给了双倍车资以感谢小伙子的侠肝义胆。

因为办了登船手续之后只能进不能出,我们一家三口在海关分手,我一个不懂英语的老太太带着孙孙东问西问找到了舱房休息,一面焦急等待女儿的消息,回想起来,还真挺悬的。总算是有惊无险花絮一朵吧。

邮轮是美国的,15层,餐厅酒吧游乐场赌场游泳池商店剧场图书馆幼儿园……应有尽有,12层甲板还有个400米跑道;三四五层都设有晚宴用餐厅,11层游泳池旁自助餐厅早上九点至下午四点,晚上六点至十点对外开放,泳客们常常去餐厅端上食物饮料,或躺折叠床上或坐小圆桌旁看着海景享受他们的休闲时光。刚开始,我们简直不知该怎样玩不知玩什么好,全用来倒时差了。逐渐适应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幼儿园。不是还想将孙孙送去法国读三星期幼儿园吗,这里有免费的,先实践下。一开始说得好好的,孙孙很愿意去。我和女儿喜出望外。我以为这下没事了赶紧上12层跑步练鹤翔庄,女儿换好衣服正准备去健身房,幼儿园打来电话了,说孩子闹着要走哭得不行。……只好接出来,问他啥原因,说是开头玩游戏,还可以,后来老师讲课了,听不懂。我和女儿面面相觑,看来这计划能否行得通还不能全由我们说了算。

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总觉得一天到晚都在吃。下午五点见孙孙睡得香,我和女儿一起出了舱门,所谓舱,其实是特别舒适装修得非常合理的“小户型”,将空间利用到了极致。没想到孙孙被尿憋醒,大哭,自己从上铺爬下来,开门探头朝外面哭喊可又不离开房间,这说明他已有了对付突发事件的初步智慧(实在不行还可以退回去)。此举甚至惊动了“上层”,只见一西装革履的领班牵着孙孙的手到交际场所较为集中的5楼找到我们,严肃的说: 希望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晚宴还未结束,孙孙就扛不住睡着了。送回房间安顿好,我们都想去听音乐会。犹豫一阵,女儿说,要是再醒来再哭怎么办,这要是在美国父母可是要坐牢的。我说,那倒是,不过目前是在公海上……于是母女俩相携出了房门。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国际邮轮旅游联盟@2017